十八年大品牌 专业 专注

重庆知名律师网

地址:重庆渝中区两路口新干线大厦B栋22层

机动车事故,重型机车系挂靠经营,如何划分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五条、第四十八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

案由: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原告余淑云与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联合保险长寿支公司”)、张成谷、孔静、重庆汰泓物流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判决书内容:
       本院查明如下事实,2016年6月13日,被告张成谷驾驶渝GXXXXX号重型货车,沿省道XXX行驶至XX镇XX桥路段超车时,与案外人黄志杰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发生侧面碰撞,造成黄志杰及电动三轮车乘坐人本案原告余淑云受伤、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长寿区公安局交警支队认定张成谷在没有超车条件的情况下超车,违反了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负全部责任,黄志杰和余淑云无责任。余淑云受伤后,由120急救车接到XX镇卫生院后,随即被送到长寿区人民医院急诊,后住院治疗至2016年7月19日,实际住院36天。2016年7月1日,余淑云因无法自主翻身,到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做CT检查,检查所见右侧第2-4肋骨、左侧第3-7前肋多发陈旧性骨折,断端对位对线良好并见少量骨痂生长,诊断为右侧第2-4肋骨、左侧第3-7前肋多发陈旧性骨折。长寿区人民医院对余淑云的伤诊断为左桡骨骨折、左尺骨茎突撕裂性骨折、多发肋骨骨折、右桡侧腕屈肌不全断裂和多处挫伤。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共计产生医疗费30600.26元。其中,孔静为原告垫付了24249.66元医疗费,被告中华联合保险长寿支公司垫付了2500元医疗费。另外,孔静还为原告垫付了2100元护理费和1500元伙食费。2016年8月29日,重庆市长寿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八大队委托重庆市长寿区司法鉴定所对原告余淑云的伤残等级和续医费进行鉴定。该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余淑云胸部损伤属IX(九)级伤残;2.被鉴定人余淑云左腕部损伤属X(十)级伤残;3.被鉴定人余淑云约需续医费4500元。为此鉴定,余淑云交纳了1300元鉴定费。本次交通事故中的另一名伤者黄志杰与本案原告余淑云系夫妻关系,均系农村居民,但长期在外务工,并于2013年10月9日以其尚在读书的儿子黄兴中的名义购买位于重庆市大渡口区XX路X号X幢X-X号住房一套,并于同年入住直至2015年10月。2015年11月至事故发生时,原告余淑云在长寿区XX镇正街居住、经营餐馆。余淑云与黄志杰达成协议约定,因其系夫妻关系,又因黄志杰受伤较重并且其伤残等级等尚在鉴定中,故渝GXXXXX号重型货车的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万元,全部用来赔偿黄志杰,该保险残疾赔偿限额优先赔偿余淑云。被告孔静与中华联合保险长寿支公司达成协议约定,孔静赔偿原告医疗费3000元,其余合法医疗费由中华联合保险长寿支公司赔偿。渝GXXXXX号重型货车系被告孔静所有,挂靠在被告重庆汰泓物流有限公司名下经营,被告张成谷是孔静聘请的驾驶员。被告中华联合保险长寿支公司承保了渝GXXXXX号重型货车的交强险和限额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并附加了不计免赔,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商业三者险合同约定,保险人不负责赔偿诉讼费用。本案中,保险人就相关条款对被保险人履行了提示、说明的义务。
       本院认为,本次交通事故,长寿区公安局交警支队认定张成谷负全部责任、黄志杰和余淑云无责任,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故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合法损失,均应得到赔偿。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机动车一方责任的,挂靠人和被挂靠人应向被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故张成谷对余淑云造成的损害,应由孔静承担侵权责任,被挂靠人重庆汰泓物流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又因被告中华联合保险长寿支公司承保了渝GXXXXX号重型货车的交强险和赔偿限额为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并附加了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故对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合法损失,由中华联合保险长寿支公司首先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不足部分在三者商业险限额内赔偿,如仍有不足或保险公司不赔部分由被告孔静和重庆汰泓物流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商业三者险保险条款中有保险人不负责赔偿诉讼费用的约定,并且保险人对被保险人尽了提示说明义务,此约定合法有效,故保险人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对于原告的诉讼费不负赔偿责任。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余淑云残疾赔偿金104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共计110000元;
  二、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余淑云医疗费27600.26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0元、护理费3600元、误工费5576.01元、残疾赔偿金10403.80元、续医费4500元、交通费400元、鉴定费1300元,共计55180.07元[在实际履行时,扣除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已给付的2500元和被告孔静已给付的24849.66元(该24849.66元由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长寿支公司直接给付孔静),仅需赔偿原告27830.41元];
  三、被告孔静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余淑云医疗费3000元(被告孔静用其已给付的3000元已冲抵完毕,不需再行赔偿);
  四、驳回原告余淑云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278元,减半收取计639元,由原告余淑云负担27元、被告孔静和重庆汰泓物流有限公司负担612元。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免责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的转载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转载不构成广告也未用于商业宣传,仅仅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对其观点或内容的真实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如对本文内容存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速与重庆知名律师网联系,本网将及时作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