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年大品牌 专业 专注

重庆知名律师网

地址:重庆渝中区两路口新干线大厦B栋22层

借款合同演变为商品房买卖合同,为何二审推翻一审判决结果


     裁判要点
 
  借款合同双方当事人经协商一致,终止借款合同关系,建立商品房买卖合同关系,将借款本金及利息转化为已付购房款并经对账清算的,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禁止的情形,该商品房买卖合同的订立目的,亦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的“作为民间借贷合同的担保”。在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情形的情况下,该商品房买卖合同具有法律效力。但对转化为已付购房款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数额,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款合同等证据予以审查,以防止当事人将超出法律规定保护限额的高额利息转化为已付购房款。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186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2条
 
  基本案情
 
  原告汤*、刘**、马**、王**诉称:根据双方合同约定,**公司应于2014年9月30日向四人交付符合合同约定的房屋。但至今为止,**公司拒不履行房屋交付义务。故请求判令:一、**公司向汤*、刘**、马**、王**支付违约金6000万元;二、**公司承担汤*、刘**、马**、王**主张权利过程中的损失费用416300元;三、**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公司辩称:汤*、刘**、马**、王**应分案起诉。四人与**公司没有购买和出售房屋的意思表示,双方之间房屋买卖合同名为买卖实为借贷,该商品房买卖合同系为借贷合同的担保,该约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的规定无效。双方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存在显失公平、乘人之危的情况。四人要求的违约金及损失费用亦无事实依据。
 
  法院经审理查明:汤*、刘**、马**、王**与**公司于2013年先后签订多份借款合同,通过实际出借并接受他人债权转让,取得对**公司合计2.6亿元借款的债权。为担保该借款合同履行,四人与**公司分别签订多份商品房预售合同,并向当地房屋产权交易管理中心办理了备案登记。该债权陆续到期后,因**公司未偿还借款本息,双方经对账,确认**公司尚欠四人借款本息361398017.78元。双方随后重新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公司将其名下房屋出售给四人,上述欠款本息转为已付购房款,剩余购房款38601982.22元,待办理完毕全部标的物产权转移登记后一次性支付给**公司。汤*等四人提交与**公司对账表显示,双方之间的借款利息系分别按照月利率3%和4%、逾期利率10%计算,并计算复利。
 
  裁判结果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27日作出(2015)新民一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判令:一、**公司向汤*、马**、刘**、王**支付违约金9275057.23元;二、**公司向汤*、马**、刘**、王**支付律师费416300元;三、驳回汤*、马**、刘**、王**的其他诉讼请求。上述款项,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宣判后,**公司以双方之间买卖合同系借款合同的担保,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欠款金额包含高利等为由,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10月8日作出(2015)民一终字第180号民事判决:一、撤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5)新民一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二、驳回汤*、刘**、马**、王**的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争议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签订前,**公司与汤*等四人之间确实存在借款合同关系,且为履行借款合同,双方签订了相应的商品房预售合同,并办理了预购商品房预告登记。但双方系争商品房买卖合同是在**公司未偿还借款本息的情况下,经重新协商并对账,将借款合同关系转变为商品房买卖合同关系,将借款本息转为已付购房款,并对房屋交付、尾款支付、违约责任等权利义务作出了约定。民事法律关系的产生、变更、消灭,除基于法律特别规定,需要通过法律关系参与主体的意思表示一致形成。民事交易活动中,当事人意思表示发生变化并不鲜见,该意思表示的变化,除为法律特别规定所禁止外,均应予以准许。本案双方经协商一致终止借款合同关系,建立商品房买卖合同关系,并非为双方之间的借款合同履行提供担保,而是借款合同到期**公司难以清偿债务时,通过将**公司所有的商品房出售给汤*等四位债权人的方式,实现双方权利义务平衡的一种交易安排。该交易安排并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禁止的情形,亦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尊重当事人嗣后形成的变更法律关系性质的一致意思表示,是贯彻合同自由原则的题中应有之意。**公司所持本案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的主张,不予采信。
 
  但在确认商品房买卖合同合法有效的情况下,由于双方当事人均认可该合同项下已付购房款系由原借款本息转来,且**公司提出该欠款数额包含高额利息。在当事人请求司法确认和保护购房者合同权利时,人民法院对基于借款合同的实际履行而形成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数额应当予以审查,以避免当事人通过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等方式,将违法高息合法化。经审查,双方之间借款利息的计算方法,已经超出法律规定的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对双方当事人包含高额利息的欠款数额,依法不能予以确认。由于法律保护的借款利率明显低于当事人对账确认的借款利率,故应当认为汤*等四人作为购房人,尚未足额支付合同约定的购房款,**公司未按照约定时间交付房屋,不应视为违约。汤*等四人以**公司逾期交付房屋构成违约为事实依据,要求**公司支付违约金及律师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判决判令**公司承担支付违约金及律师费的违约责任错误,本院对此予以纠正。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网


免责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的转载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转载不构成广告也未用于商业宣传,仅仅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对其观点或内容的真实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如对本文内容存有异议或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速与重庆知名律师网联系,本网将及时作出处理。